【路开呈现】红土初心:朱军长指路(龚益三)

一九三〇年三月间,朱军长率领红四军来到了赣县的江口。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像长了翅膀,一下子飞到了赣县的清溪。

清溪,是罗贵波同志从事秘密革命活动的地方之一。一九二八年的春天,他就在这里建立起党的秘密支部。这时,以党支部书记吴月波同志为首,已打入当地土豪吴鸿鸣的靖卫团,并且掌握了七支枪。

但是,下一步该怎么走,人人心中无数。当红军到了江口的消息传来,吴月波立即召开支部会,会议决定派吴继坊和吴业秀去见朱军长,请朱军长指路。

第二天清早,吴继坊和吴业秀上了路。路上,两人的话不断。吴继坊说:“今天去见朱军长,我心里格外高兴。”吴业秀说:“我也一样,就是有点怕。”吴继坊埋怨道:“你们妇女就是胆小,什么都怕,红军是为我们穷人打天下的队伍,怕什么?”

吴业秀说:“朱军长当那么大的官,能不怕?”吴继坊立即说:“红军的官跟白军的完全两样,你忘了,罗贵波不是跟我们说过,朱军长待穷人非常和气,没有一点官架子,跟士兵一样戴斗笠、着草鞋,你见过哪个朝代的官戴斗笠、着草鞋?能见到这样的官喜还喜不赢哩!”

这一说,吴业秀的心较落实了。走了一阵,她又担心地说:“我们一没证明二没熟人,就怕人家信不过。”吴继坊也有同感,惋惜地说:“唉——要是罗贵波在我们这里就好,叫他写个条子保险能见到朱军长。”走了一会儿,他鼓励道:“莫担心这么多,万一见不到朱军长,能看见红军也不枉走这一遭。”

日头当中,两人进入江口,来到红军驻地。经过红军岗哨仔细盘查询问后,哨兵带他俩进了司令部,交给了李秘书。

李秘书听了哨兵的详细介绍后,问吴继坊和吴业秀:“你们是罗贵波发展的党员?”两人同声说“是”。李秘书又问,“罗贵波多大年纪、几高、长得什么样子?”两人都如实说了。

李秘书接着问:“你俩入党宣誓的誓词记不记得?”两人同时回答:“服从组织,保守秘密,牺牲个人,永不叛党。”李秘书考虑了一下,叫炊事员招待两人吃饭,自己上楼去了。

过了许久,李秘书陪同一个四十多岁的红军从容下楼来。他粗壮结实、长方脸、脸色黑红,身穿褪了色的灰军服,打着绑腿,着草鞋。

吴继坊想:他着双草鞋,定是朱军长。吴业秀想:他着身这么旧的军衣,不一定是朱军长。李秘书同这个红军走到吴继坊和吴业秀面前,介绍:“他就是我们朱军长。”

啊呀嘞,朱军长真的亲自来见我们呀!吴继坊和吴业秀喜不自禁地喊:“朱军长!”争着伸手去和朱军长握手。朱军长脸含和蔼可亲的笑容,热情地一一握手。他慈祥地看着吴业秀说:“好啊,妇女起来革命了。”

吴业秀心情紧张得不知说什么好。吴继坊说:“她没出过远门,胆子小。”朱军长抚爱地说:“练几回胆子就大起来了。井冈山的妇女都敢到白区去贴标语。”吴业秀立即说:“我也敢去。”朱军长赞扬道:“对,没有什么可怕的,什么地方都是我们穷人多,反动派少。”

当吴继坊把他们党组织的活动情况告诉朱军长后,朱军长说:“你们打入了靖卫团,掌握了枪,路子走对了。毛委员总结了搞革命的历史,得出一条经验:‘枪杆子里面出政权’。我们搞革命,一定要掌握武器,革命才能成功。你们要进一步控制枪杆子。你们就像一根火柴,到时候一点着,可以烧掉反动派的江山。”

临别时,朱军长给了吴继坊和吴业秀一卷标语。朱军长指着一张“建立苏维埃政权”的标语说:“掌握了枪杆了,接着就要推翻反动派的统治,建立苏维埃政府。”朱军长又指着一条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的标语说:“要组织群众打土豪分田地,巩固红色政权。”

吴继坊和吴业秀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朱军长,回到清溪,已是半夜时分。他俩叫醒了吴月波,接着又分头把支部成员叫来。吴继坊和吴业秀把见了朱军长的详细情况介绍后,大家眼前立即展现出一条广阔的道路。他们当天晚上就把标语贴出去了。

第二天,群众一见标语,都高兴地说:“红军来了!”土豪、靖卫团见了标语,非常惊慌。不久,清溪党支部领导群众举行暴动,摧毁了土豪劣绅的反动统治,建立起了清溪苏维埃政府。接着,轰轰烈烈地进行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……

(本期内容来源于赣州市赣县区《红土初心》。本文原载 1979 年 3 月赣县文艺站编《文艺作品选》。)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