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一非洲国家向中国索赔背后究竟是谁在推波助澜?

我国一向来热爱和平,注重发展与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,尤其是对于非洲各国,我国不但进行无偿援助,还帮助他们进行基础设施建设、推动他们的国家经济发展。可非洲一些国家或势力,一边接受我国的援助,一边“放下碗就骂娘”,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情感。

例如,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之时,有一个非洲国家在收到我国两批援助医疗物资后,其国内就传来了要向我国索赔2000亿的声音,这一举动引起了我国网友的极大不满。

中国和尼日利亚的交往历史也算是比较悠久,在尼日利亚内战结束后,我国就和尼日利亚建立了外交关系,在尼日利亚遭受西方制裁后,我国与尼日利亚的关系更是得到了飞速发展,如今我国与尼日利亚建交已经50多年,两国之间的关系也一直比较友好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尼日利亚是我国在非洲的第二大贸易伙伴、第一大出口市场,尼日利亚也通过积极参加我国的进博会来促进中尼贸易的发展。

一份数据显示,尼日利亚是我国摩托车的最大海外买家,每年从我国购买的摩托车超过100万辆,我国在非洲的6个自贸区中,有2个位于尼日利亚。

中尼关系是一种双赢的关系,我国向尼日利亚提供优惠贷款用于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,例如,非洲第一条中国标准的铁路阿布贾-卡杜纳铁路正位于尼日利亚,西非地区首条城铁阿布贾城铁也处于尼日利亚。

这些基础设施的修建,彰显了我国“想要富,先修路”的理念,也推动了尼日利亚的经济发展,更加强了我国在非洲地区的影响力。

因为中尼友好关系的长期发展,尼日利亚成为了第一个将人民币加入外汇储备的非洲国家,而且,该国对于汉语教学也颇为重视,全国设有2所孔子学院进行汉语教学。

一个全球范围内的调查显示,尼日利亚有83%的民众认为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将会带来正面影响,这已经能够显示出尼日利亚与我国的友好关系。

可就是这样一个接受我国援助、长期与我国友好的国家,却在2020年时突然“翻脸”,向我国索赔,令许多中国人难以接受。

2020年,新冠疫情肆虐全球,我国作为全球最先从疫情中“缓过来”的国家之一,几乎是立即开始对外的医疗物资援助,尼日利亚自然也在我国的援助名单上。

2020年4月13日,我国援助尼日利亚的第一批医疗物资抵达拉各斯,紧接着我国援助的第二批医疗物资在4月23日就到达了尼日利亚。

此时我国国内疫情也不过刚刚平息,而且我国本就是新冠疫情的受害者,却还在进行大规模的对外援助,已经彰显出了我们的大国风范,但尼日利亚一部分人似乎对此“并不满意”。

在收到我国援助的物资后几天,尼日利亚《每日邮报》就报道称,4月26日,该国“法律从业者联盟”的检察官阿辛格就发布了一份声明,声称要向中国索赔2000亿美元。

阿辛格的这份声明提出了向中国索赔的两步行动方案,首先就是要向尼日利亚最高法院提告,接下来就是要说服尼日利亚最高法院到国际法庭对中国提起诉讼,向中国索赔2000亿美元。

而索赔的理由就是新冠疫情给尼日利亚带来了人员死亡、经济萧条等后果,破坏了尼日利亚人民的正常生活,还造成了尼日利亚人民的“心理创伤”,让整个社会陷入迷茫和苦难。

阿辛格表示,这一切都是“中国带来的”,索赔2000亿是一项“合理”的诉求。

另外,阿辛格还说,他们的“法律专家小组”已经认可了声明中的内容,并且已经完成了“初步诉讼”。

实际上,以当时的数据来看,尼日利亚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2000例,死亡病例为58例,这两个数字可以说是都不太高,疫情也只是有爆发的趋势而已,阿辛格居然就提出了对中国索赔2000亿的巨款,这不仅仅是恩将仇报,更是狮子大开口。

尽管这次索赔似乎仅仅代表了尼日利亚民间的一种态度,但阿辛格实际上有着一重官方性质的身份:他在英联邦法庭中代表尼日利亚。

除此之外,尼日利亚前教育部长、世界银行前副总裁埃泽科韦斯利也曾主张向中国索赔,这似乎说明“索赔论”在尼日利亚也有着一定的“市场”。

随着阿辛格的叫嚣,不少人忽然发现,中国与非洲的关系似乎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

尽管我国在非洲给出了数百亿的经济援助或者是无偿贷款、优惠贷款,但非洲似乎随着“索赔论”的喧嚣尘上而不断加强,让中非关系陷入了波折。

有分析人士指出,大概与3个因素有关,首当其冲的就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背后的推动。

众所周知,我国一直将广大亚非拉国家看作是亲密的伙伴,对于非洲更是非常友好,国内一直有“是非洲兄弟将我们抬进联合国”的说法。

在我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滞后,我国更是用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与非洲许多国家展开广泛、密切、全方位的合作,带动非洲经济的快速增长。

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在看到非洲的发展潜力后,自然也想去分一杯羹。一方面,他们希望通过对非洲“附带政治条件”的援助来收割非洲的财富,另外一方面,他们也希望通过此举将中国“排挤”出非洲,进而遏制中国的发展。

首先在中国爆发的新冠疫情,恰好给了美国等国家一个契机,他们一边向中国泼脏水,污蔑我国是新冠疫情的“起源地”,一边通过带头向中国索赔的方式,煽动其他国家一同参与,妄图破坏我国与他国的关系。

美国正是那个首先跳出来对我国进行索赔的国家,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带头表示要对中国“追责”,美国民间则大力配合,一会儿说已经有超过1万人集体诉讼,要求中国赔偿6万亿美元,一会儿又说要向中国索赔20万亿美元。

英国、意大利、德国、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友则跟风提出,因为中国“违反国际法”“造成疫情全球扩散”,要求中国赔偿数千到数万亿美元。

在这种看似浩浩荡荡的声势下,尼日利亚的阿辛格提出要求中国赔偿,似乎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推波助澜的“必然”。

一方面,因为阿辛格本人长期在英国求学,后来又在英国工作,显然受西方思想影响很深,其本人就是亲西方的,十分容易受到西方国家的煽动;另外一方面,西方国家还故意借疫情挑动中国与尼日利亚之间的关系,制造舆论抹黑中国。

就在阿辛格提出赔偿前,国内的一则新闻挑起了尼日利亚方面的“愤怒”。当时,广州按照防疫规定,要求对3名尼日利亚人进行必要的防疫隔离,但期间双方发生摩擦,尼日利亚领事动作粗暴,一把“夺走”了几人的护照。

事情发酵后,我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应该国要求进行“沟通”,就在我国大使弯腰查看尼日利亚外交部官员手机上的照片时,尼日利亚媒体却拍下这一幕并大肆“炒作”是中国向尼日利亚道歉了。

很显然,尼日利亚媒体故意造谣的举动,背后也有着西方国家推波助澜的影子,否则以两国的友好关系,双方应当共同推动此事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,而非再三炒作,挑拨中尼关系。

其次,在非洲的一些国家同样是一种政治工具。因为西方国家的干预,非洲许多国家建立的都是所谓的“西方式的民主政府”,执政党和反对党相互角力,轮流上台。

一些国家的反对党为了显示出自己与执政党的不同,会故意来拉票,而一些受到西方舆论“洗脑”和蒙蔽的年轻人很可能落入彀中,成为了一些政客达成自己目的的“工具”。

最后,非洲许多国家政府都有着一种“实用主义”的态度。简单而言,非洲许多国家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,可以不讲信誉、反复横跳、“有奶便是娘”。

贷款,就是要还的钱。许多非洲国家的政客一边拿着中国的好处,一边又希望中国可以减免他们的债务,一旦达不成目的,他们就怀抱着某种可以借由拉近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来“威胁”中国的愿望,摇摆不定,反复横跳。

不过,也许值得庆幸的是,尽管阿辛格“贪心不足蛇吞象”,但尼日利亚政府并未被带偏,阿辛格也代表不了尼日利亚政府。

媒体报道显示,尼日利亚政府并未被西方的“索赔论”带偏,尼日利亚政府对中国表达了衷心感谢,并表示中国为尼日利亚提供的帮助是“患难见真情”。

另外,尼日利亚方面还夸赞中国政府的防疫工作“迅速有效 、公开透明”,表现出了尼日利亚对中国的友好态度。

另外,尼日利亚许多媒体也刊文指出,向中国索赔的主张不管是在法律层面还是在道德层面都不合理。

这篇文章批评埃泽科韦斯利,虽然给自己穿上了“非洲卫道士”的外衣,但实际上她正是一个“不折不扣的西方利益维护者”。

因为她在担任世界银行职务期间,从未合理地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为非洲大陆谋取利益,反而站在西方的角度考虑问题,帮助西方从非洲攫取更多利益。

文章指出,从法律上来说,如果有此规定,那么西方各国就应当首先为“煽动颠覆非洲政府”“入侵中东各国”“殖民时期的暴行”给出种种赔偿;

从道德上来说,中国在近几十年来为非洲大陆建设了机场、港口、公路等诸多基础设施,还帮助非洲各国建造了工厂、农场等利于经济发展的项目,而从不谋求任何政治利益、也不干涉非洲各国的内政,新冠疫情爆发并非是中国的“错误”,向中国求“赔偿”根本说不通。

因为有这些斩钉截铁支持中国的论调,尼日利亚国内的“索赔论”逐渐平息,中尼关系虽有少许波折,但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。

而且之后中尼关系更是得到了进一步发展。例如,在2021年中,尼日利亚新闻文化部长赖依就高度赞扬了两国之间的关系,并为中国推动尼日利亚的发展表达了感谢。

赖依指出,尼日利亚花了35年时间才建设了326公里的铁路,但在与中方合作后不到4年时间里,该国已经完成了从拉各斯到易巴丹156公里的标准铁路建设,而且人们出行的过程也变得更安全、更舒适。

赖依指出,他们希望能够继续深入发展与中国的关系,因为这能让他们线年后,他们的后代也可以享受中尼友好发展带来的好处,这也将成为他们经济发展的支柱。

媒体报道显示,自从尼日利亚加入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起,该国的基础设施就得到了极大地改善,而住在这些基础设施附近的当地人,有62%都表达了对中国的正面看法。

显然,中国在非洲的投资,真正赢得了尼日利亚的民心,中尼之间的友好关系,并不是西方国家煽动挑唆就能轻易“摧毁”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